急需输血才可能进行骨髓移植手术
2020-10-29 14:0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样的解释,让韩冰心里的石头落了地,一方面为怀疑自己的身世感到啼笑皆非,另一方面,他知道自己没有得病,就是与别人略有不同。

1998年,韩冰在部队当兵。一次,他与战友在休息日去青岛市里办事,路上遇见一辆采血车正在宣传无偿献血。

这样的不同意味着什么,韩冰不知道,他还是在部队当雷达通讯兵,日子也同往常一样,训练、吃饭、训练。直到有一天部队打来电话,说青岛一家工厂内发生事故,一位工人因工伤住进了部队医院,而受伤的工人恰好是rh阴性血,医院的血库没有这种血,需要他去献血。“咱是当兵的,献血的任务责无旁贷。”韩冰很快就赶到医院,献了血。

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县的薛莲今年5岁,2013年8月被查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,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治疗。经过3个月的化疗,小薛莲的血小板含量大幅下降,急需输血才可能进行骨髓移植手术。然而,小薛莲属于rh阴性血人群,血库内没有足够的血量给小薛莲使用。

在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稀有血型爱心之家的帮助下,薛莲的父亲几经辗转找到了身在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韩冰。在这人命关天的危急时刻,韩冰向这家人承诺,只要是自己的身体允许,就一定会帮助他们。

韩冰离开了部队,帮助人的心愿却没有减。一天,他休班的时候到西单,看见街头有采血车正在采血,韩冰想也没想就走上车,捋起袖子告诉医生:“我是rh阴性血。”

韩冰有蔫主意,他瞒着父母偷偷去街道报了名,并参加了体检。经过一番测试,他各方面素质都很好,被一支武警部队挑中,打算培养成狙击手,甚至连军装都发了下来。结果街道突然通知他交回军装,后来他才得知,这是因为另有一支驻扎在青岛的海军招兵,街道考虑到韩冰各方面条件好,打算让他去海军部队。

“我只盼望她能尽快好起来。前几天听说她的病情有反复,再次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。他们一家太可怜了,本来生活就不富裕,为了治病,已经把所有能凑的钱都凑了。对于献血,我觉得挺值的,我和小姑娘成了好朋友,她很爱吃我做的饭呢。”韩冰说。

韩冰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家在丰台区。他说自己小时候最欢乐的日子就是和小伙伴们在田地里追逐嬉戏。他曾是父母眼里的小调皮鬼,惹了祸就一头扎到奶奶家或姥姥家寻求“庇护”。

哪知道,3天后血液中心特意打来电话,告诉韩冰他的血是rh阴性血,特别嘱咐他以后如果需要输血,一定把这个情况告诉医生。

韩冰告诉记者,2007年开始,红十字会的血液中心就有他的档案记录,不时会跟他联系,希望他献成分血。按照规定,一个人一年最多能献两次全血,大约每个月能献一次成分血。就这样,韩冰献血献得更加频繁。几年下来,他的总献血量已经超过5000毫升,相当于他体内所有的血液都已被他“献”了一遍。

这个赌韩冰赢了,并且吃上了战友请的午饭。除了略有点儿乏,也没有啥不适,韩冰就高高兴兴回部队去了。

“因为部队来征兵了。我是(上世纪)70年代的人,小时候电视、小人书里都是勇敢的军人在战场上奋勇杀敌。我心里也有这种英雄情结。”韩冰回忆,这份英雄情结像在他心里种了草,到征兵的消息到来时,那草已经越长越高,再也控制不了了。

“我当时吓坏了,以为这是一种血液病。”韩冰开始忐忑,不知道rh阴性血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。“当时特别害怕,担心自己有病,就给家里打电话说了这个事儿。我妈在电话里说,她和我爸都献过血,没听说过什么阴性啊。”韩冰说,“接着,我说了这辈子最可笑的一句话。我问妈妈,我真的是你们亲生的吗?”

医生得知他是rh阴性血的情况后,建议他加入“爱心之家”,告诉他这是一个稀有血型人群的互助组织,可以帮助很多有需要的病人。于是,韩冰重新找到了“组织”。除了自己义务献血以外,公交集团每年组织职工献血,韩冰也是每次都不落下。

在部队,韩冰面对的也都是半大的小伙子,他不知道该向谁咨询这个问题。寝食不安地过了好几天,他才从学医的朋友那里得知,原来rh阴性血俗称“熊猫血”,并不是血液病,只因为自己家里有这种基因,虽然没有在父母辈身上显现出来,但这样的基因可能会遗传到他的身上。

人体的总血量约占体重的8%,一个成年人的总血量约为4000-5000毫升。而韩冰的输血量超过5000毫升,相当于身体内所有血液已经全部“换”过一次。

眼看儿子被两支部队“抢”,加上当兵之事已成定局,父母便不再阻拦。于是,韩冰去青岛当兵了。

随后的几年,韩冰辞掉工作,去过广告公司,也做过金融单位的司机,最后,他成了一名出租车司机,每天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迎来送往。

“那时候年轻气盛,根本不懂献血这回事儿,就为了赌那一顿饭,我就一屁股坐上了献血车。刚坐上去还有点后悔,有点犯怵,毕竟不知道献血之后身体会不会有什么反应。”韩冰说。

同行的战友问他:“献过血吗?”“没有!”韩冰答。战友开玩笑地说:“你要是去献个血,中午我就请你吃饭,你说吃啥咱就吃啥。”

作为家里的独苗儿,韩冰从没离开父母身边。一想到儿子要去外地好几年,韩冰的父母坚决反对。

从职高毕业后,韩冰进入一家知名饭店实习。实习结束后,饭店决定留下踏实肯干的他。这样的决定让韩冰一家都笼罩在找到一份稳定工作的喜悦中。然而,韩冰最终并没有选择这条路。

2013年11月21日,韩冰在薛莲家人的陪同下第一次为小薛莲捐献了血。从这次献血开始,韩冰共为小薛莲无偿捐献血9次。其中有一次,韩冰工作到深夜2点,早晨6点就接到小薛莲父亲电话,韩冰立刻驾车到医院完成了捐献。

韩冰当了3年兵以后,复员回到了北京。街道为他联系了工作,去公交公司当一名司机。此后,他成了351路公交车司机,每天往返于菜户营和丰台之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bbb24.cn全讯_开户赠体验金_全民炸金花官方网站_足球比分即时比分90vs_足球比分直播官网版权所有